400億票房?影史冠軍?鬼滅之刃為什麼一直被吐槽「德不配位」?

加油娜娜酱 2022/11/21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果有人要研究動漫的商業模式,那麼《鬼滅之刃》一定是他避不開的作品。

作為近年來在商業上最為成功的作品,其劇場版動畫《鬼滅之刃:無限列車篇》,上映僅10天便突破百億票房(日元)的成績,並最終以403.2億的票房成功登頂日本影史票房冠軍。

這股「鬼滅之刃」的狂潮不僅隨著電影點燃了圈內的熱情,更是一飛沖天,成為了疫情中日本的經濟支柱。

從模型玩具,到生活用品,甚至在電車巴士上,無不可見《鬼滅之刃》的身影。就連日本前首相在國會發言時,都要引用《鬼滅之刃》的招牌臺詞——

「請讓我使用‘全集中呼吸’答詢」。

但與此同時,《鬼滅之刃》也飽受爭議。伴隨著電影的大火,輿論中也出現了諸如「德不配位」「質量對不起票房」等反對聲音。

甚至于衍生出「 鬼滅騷擾」一詞,即:部分粉絲向身邊的人推薦《鬼滅之刃》這部作品,一旦對方表示不喜歡或者對其不感興趣時,這些極端的粉絲便會開始陰陽怪氣對方,嘲諷和否定對方的審美能力。

然而拋開原作的爭議,褪去作品的狂熱,在電影上映一年多後,第二季動畫尚未播出的今天,重新以理性的角度回看這部動畫電影。

我們不禁發問: 「《鬼滅之刃:無限列車篇》真的是一部好作品嗎?」

電影的劇情並不複雜。

在胡蝶屋完成修煉後,炭治郎四人奉命坐上無限號火車,並與炎柱杏壽郎匯合,共同調查發生在無限號火車上的惡鬼食人事件。

在此過程中,鬼殺隊一行人不知不覺間中了下弦之壹的鬼血術,被迫陷入沉睡。

同時,下弦之壹用美夢作為條件,派出普通人進行刺殺,想要將鬼殺隊一行人扼殺在美夢之中。

關鍵時刻,炭治郎利用自盡的方式脫離了鬼血術的控制,從睡夢中蘇醒。他在制服了普通人後,趕去與下弦之壹進行戰鬥。

經歷幾番鏖戰後,下弦之壹將身體與火車融為一體,開始以全車人的性命作為要脅。隻身一人的炭治郎無法護得全車人的周全,好在炎柱杏壽郎等人 恰巧蘇醒,幫助炭治郎穩住了局面。

在眾人的幫助下,炭治郎和伊之助得以抽身去尋找下弦之壹的弱點,並最終將其消滅。

然而正當眾人松了一口氣時,上弦之三 毫無徵兆地突然殺出

為了保護眾人,身為炎柱的杏壽郎挺身而出,卻仍然不敵惡鬼,在戰鬥中節節敗退。為了戰勝上弦之三,杏壽郎用燃燒生命的方法戰鬥,想要將上弦之三限制在此,拖至天亮時同歸于盡。

但可惜杏壽郎的計畫沒能成功,上弦之三斷臂逃生遁入黑暗,而杏壽郎自己也壯烈犧牲。

目睹了炎柱的犧牲,主角四人組繼承了杏壽郎意志,再次踏上了旅途。

如果把劇情再次精簡地概況一下,無非分為: 遇險、脫困、戰敵、犧牲,四個部分。

但正是這個簡單的劇情,卻依舊難以自圓其說:

既然下弦之壹有塑造夢境的能力,為什麼他不製造與現實相似的夢境,誘導炭治郎在現實中把自己幹掉?

炭治郎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凝聚了巨大的決心,才用自盡的方法脫離夢境,其它人是怎麼恰好在他需要時蘇醒的?

作為導致杏壽郎死亡的強大反派,上弦之三為什麼會出現在此?(漫畫裡說了理由,但劇場版就是沒拍)

以上種種問題, 都沒有在電影中給出可信的答案

別問,問就是劇情需要,再問你就是硬杠。

如果以上的問題還能算是劇情上的小瑕疵,那麼整部電影劇情結構上的問題,更是成為《無限列車》通往優秀的巨大阻礙。

作為一部電影,它在前後兩部分上是割裂的,缺乏情節上的聯繫。

前半部分與下弦之壹的戰鬥中,故事以炭治郎作為主角,主打煽情戲碼,中間夾雜著耍寶的橋段活躍一下氣氛。

後半部分與上弦之三的戰鬥中,則是以杏壽郎為主角,表現熱血的氛圍,突顯杏壽郎的回憶中母親對他教導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信念。

兩個部分在邏輯上缺少正常的因果關係,突如其來的敵人更像是單純為了發刀而來,強行將「便當」塞進了杏壽郎的嘴裡。

這樣的結構安排放在TV動畫中,由集數可以進行自然的分割,但放在電影裡,就成了亂燉一氣的要素疊加。

利用夢境繼續第一季中煽情的親情戲份,確實能夠收割觀眾的淚水,但代價卻是擠壓了本該留給杏壽郎通過夢境塑造人物形象的時間。

最為直觀的對比是,炭治郎的回憶用了大約10分鐘,而杏壽郎的回憶僅僅只是其一半。

其導致的結果,就是杏壽郎的空洞過去:如何繼承母親的信念?如何面對父親的頹廢?如何承受弟弟的期待? 在成長為柱的過程中,他所堅守的信念,又在內心深處經歷了怎樣的矛盾與掙扎

以上這些,在電影裡 要麼一筆帶過,要麼根本不提

沒有對比、沒有衝突,杏壽郎的存在更像是打給主角團的一劑強心劑,而非一個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

這樣粗淺的角色塑造,讓觀眾無法進入他的內心深處,也就註定了杏壽郎的犧牲不能打動所有的觀眾。

而與之相對的榜樣,是動畫的第一季19集。炭治郎在與下弦的戰鬥中,自己無法獲勝的理性與必須救下妹妹的感性相互衝突。

再借由此前故事的感情鋪墊:失去親人的痛苦、對自己弱小無力的悔恨,多種複雜的情感相互交織。

最終在一曲《灶門炭治郎之歌》中,兄妹間強烈的羈絆就此昇華,催人淚下。

除了劇情上的不連貫,電影在主旨上也沒能貫徹。

作為《無限列車》的主角,杏壽郎是純粹的利他主義者,他的行動和語言都遵從著「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信條。

但這樣的主旨僅僅局限在杏壽郎自身,並沒能在通過情節和周圍角色進行更為充分的展現。

與杏壽郎的利他主義不同,被下弦之壹蠱惑去刺殺鬼殺隊的普通人,奉行「強者自顧、弱者淘汰」的上弦之三,都是與之相對的利己主義者。

但是他們之間的互動, 既沒有強烈的觀點衝突,亦沒有深刻的價值觀探討。

說幾句無關痛癢的臺詞,講兩段裝腔作勢的漂亮話,註定只能是對主旨的隔靴搔癢。

總體而言,《無限列車》名義上作為動畫電影,卻遠沒有電影應有的結構與水準。

情節銜接生硬,人物塑造粗淺,主旨表達淺薄……而這一切問題的源頭,似乎都指向一個最關鍵的錯誤——無限列車篇的故事,似乎並不適合 直接照搬成電影

對于連載動畫的電影版,大體上都遵循以下幾種模式:

對于原作而言前傳性質的作品,如《遊戲人生Zero》,往往具有補充原作設定、講述故事起源的作用。

具有外傳性質的作品,如《刀劍神域:序列之爭》、《柯南劇場版》系列,它們多是獨立于原作本身,和原作沒有太多的聯繫,近似于平行宇宙的作品。

更加徹底的,則是在原作基礎上擴展而出的if線作品,如《新·福音戰士劇場版:終》,它們的存在,更多的是補全觀眾心中對某些角色或情節的遺憾。

但無論哪種方式,都在避免涉及原作本身的故事情節。最顯而易見的原因是,原作的情節從一開始就沒有針對電影化的結構設計。

畢竟,沒有人能夠預料到一部作品是否能夠大火,又是在哪一段劇情時正好能夠電影化。

不經改編,直接照搬原作的故事情節,顯然難以支撐《無限列車》成為一部出色的電影。

這樣 為了電影而電影化的作品,更像是為了從觀眾口袋掏錢,徹頭徹尾的商品。雖然在商業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卻也表現出飛碟社在編劇問題上對觀眾的敷衍。

生意而已,掙錢嘛,不丟人。

公司要運營,員工要吃飯,《無限列車》的成功也為日漸疲軟的業界注入了一劑強心劑。

但不在劇本上下功夫,缺少核心的思想,只是拿炫目的特效、華麗的打鬥糊弄見識少的「輕度」觀眾,遠不能稱得上對得起觀眾,也很難說是一部佳作。

畢竟,那些真正「名垂青史」的作品,每一部都是飽含作者真情的心血力作。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