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籃高手:流川楓半場25分,牧紳一為何放任清田被打爆而不去防守流川?

加油娜娜酱 2022/11/25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定有朋友很好奇這個問題,按照比較古典的理解,一支球隊的靈魂人物應該去搞定比賽中遇到的麻煩。尤其是牧紳一這樣的攻防一體的球員,更應該在流川楓火力全開伊始就掐掛對手。像勒布朗主防羅斯、科比主防保羅那樣,一切為了勝利。

但是牧紳一沒有那樣做,放任流川楓抹平了分差,在赤木受傷時,讓湘北穩住了局面。如果牧從一開始就按掛流川楓,或許比賽便沒有下半場那樣的此起彼伏緊張刺激,海南也可以輕鬆贏下比賽。以海南隊的一貫作風和高頭教練的執教能力來說,這都有些不合情理。那麼,除了永遠適用的「作者就想這麼畫你能怎麼辦」外,如何從海南隊的角度理解這一做法呢?

我們從以下幾個角度分析:

1、 流川楓爆發的現場情況

2、 牧紳一的防守角色

3、 海南隊在面對得分高手時的做法

4、 牧紳一與高頭教練對未來的謀劃

1、 流川楓半場暴走的實際情況

在上半場進行至24比20,海南領先4分時,高頭教練換下了阿神換上宮益。高頭教練在觀察了湘北對翔陽的比賽後,認為櫻木是打亂翔陽陣腳的球員,必須要將他趕下場去。宮益是一名身高僅有160cm的球員,他的三分球非常准。高頭讓他對位櫻木,徹底暴露了櫻木初學者的水準,連續籃下出手不中,讓海南趁機拉開了分差。

宮益絕對不是比神更好的球員,但他三分非常准的特點,沒有一個對手知道——宮益三年沒有一場比賽經驗。湘北在防守海南快攻時,就有人大喊「不要理會15號(宮益),要盯緊牧紳一」。

在這樣的情況下,宮益兩次射入追身三分,海南將比分擴大至39比24。安西教練為了不讓櫻木暴露更多問題,主動用木暮換下櫻木。木暮有一定持球組織能力,在投射水準上也比櫻木花道好非常多,在比分落後較多的情況下換下主要的籃下防守人,標誌著湘北正式進入追分期。

此時,流川楓開啟了得分模式,連續兩次進攻得手,但是赤木在搶籃板時踩到牧紳一的腳,受傷退場了——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資訊,即牧紳一不用將大量精力放在協防對手內線強點上,釋放了他的防守壓力。

之後的時間裡,流川楓轉身投籃、背身晃動後投籃、搶斷終結、突破上籃、幹拔三分、轉換拉杆扣籃以及上半場終場前的搶斷中距離,半場獨得25分,將比分追至49比49。

2、牧紳一的防守角色

牧紳一的漫畫中的定位是頂級攻防核心,他在防守端的影響力不亞于進攻一端。但是,即使我們願意相信他是一個極強的一對一防守人,漫畫也幾乎沒有這樣給我們描述過。

牧紳一在對湘北的比賽中,防守端做了些什麼呢?他攔下了流川的快攻、封蓋了三井的上籃、直接搶斷過宮城、在一對一卡位搶籃板時贏下櫻木,以及櫻木強攻宮益時及時出現並對櫻木犯規。可以看見,牧的防守影響力是覆蓋全場的,同時,宮城在與他對位的半場比賽裡,已經被牧耗的疲累不已。

但要注意,無論是防守宮城還是其他時刻,牧紳一從來都不是直接對位對手的主要得分手的。如果要以陵南對海南的比賽做例證的話,仙道改打控衛,是牧唯一一次直接對位頂級得分手,最後仙道與牧完成互爆。我要說的不是牧一對一防守不行,而是他的防守角色並不在此。

那麼牧在球場上的防守定位是怎麼樣的呢?輪轉協防、保護禁區、遊走掃蕩、查缺補漏,正如2020賽季的勒布朗詹姆斯,別無二致。所以他在球場上的定位根本就不是鎖對手強點,去主防流川楓更是無從說起。

3、海南對海南隊在面對得分高手時的做法

如果仔細觀察流川楓的幾次進攻,雖然全部進球,但沒有形成一次助攻,也沒有一個隊友出現絕佳進攻機會。海南將流川楓的進攻影響力降到了最低——之前寫海南比賽時提起過,他們是一支寧可讓某個球員得高分,也不願意對手全隊興奮起來的球隊。對仙道、對流川都是這樣。

打個比方就是,無論海南遇到的是艾弗森還是庫裡,都不會輕易被對手影響改變防守,即使艾弗森或庫裡砍下50分也無所謂。又好比喬丹對凱爾特人62分,但是綠軍取得了最後的勝利。這就是海南隊。

所以在對陵南與湘北的比賽裡,真正讓海南喘不過氣來的時刻不多,如果真要說,只能是仙道改打控衛之後串聯全隊以及阿福配合籃下強襲,那段時間的陵南真正讓人感受到了衝擊全國大賽時一往無前的感覺,慢熱型海南就有些招架不住。不過隨著魚柱5犯下場,這種壓迫感就沒了。隨後的仙道單打,全在高頭教練的掌握之中。

也就是說,海南並不怕對手單人得高分,甚至非常歡迎這樣做。他們防守真正的優勢是切斷對手傳切,阻止那些更合理、更容易得分的進攻方式,讓對手陷入單挑陷阱,從而獲得防守端的勝利。

所以讓流川楓單點爆發,本來就是他們的比賽計畫之一。

4、 牧紳一與高頭教練對未來的謀劃

高頭教練雖然極其生氣,自己的球隊讓一個一年級球員打爆,但他始終沒有改變策略,而是單純的對球員發怒。反觀安西教練在針對牧紳一時,專門喊了暫停佈置防守策略BOX-ONE,可見雙方對對方核心的重視程度是不一的。

從另外一個角度,也可以看出牧與流川兩人,對球隊整體進攻影響性的差別。

在半場結束時,高頭教練對流川楓的防守非常不滿意,不過他沒有對清田一人發火,而是對全隊進行批評。此時,上半場被打爆額清田,主動請纓下半場繼續防守流川楓。高頭教練沒有憤怒的批他,而是問了一句「憑你能做得到嗎?」

回想一下,即使是比賽中,高頭教練也並沒有點名批評清田,只是表示了對球隊的不滿意,這一次清田的主動請纓,看得出來高頭也並不想拒絕,看口風是想讓他繼續對位。此時,牧紳一過來按著清田的頭,幫他回答了教練「一定能做到,不然就主動下場」,清田也立刻接過話茬下了軍令狀。

然後阿牧扭頭看著阿神,信心滿滿地說「阿神,輪到你了」,阿神也信心滿滿地回答「我已經等了很久啊」。這一段也印證了上面的推理,讓流川楓得分只是海南比賽計畫的一部分而已。

我們再反推回去,為什麼非要讓清田防守流川楓,真的是因為想讓他倆決出誰是神奈川第一新人?不,不是這樣的。提到許多次的,海南對湘北的比賽是有計劃有安排的,不會隨意讓清田去主防流川楓,海南也不可能不知道流川楓是箭頭人物,這樣的安排,一定有目的。

在之前的推文《清田信長的驕傲與心氣 是每個男孩子最熠熠生輝的青春啊》中已經明確寫出,清田是海南的培養對象甚至是下一任核心球員。有牧紳一在,海南有爭冠實力。為什麼要長時間讓阿神休息呢?當然是給清田足夠的球權進攻啊——從很多比賽中都能看出,清田在神牧組合在場時,球權會大量減少。

清田也有他的問題,例如球風過飄,除了襲框沒啥別的,而且為人有些自傲,如果一路順風順水下去,一旦遇到挫折可能會一蹶不振。既然如此,不如讓他提前經歷困難,只要牧紳一在,球隊的下限就非常高,足夠繳納清田的學費了。

所以,清田必須要去防守流川楓,高頭教練有意打磨這個一年級的孩子。海南有句隊志銘是:海南隊沒有天才。而清田成長的第一步,就是從驕傲的太空中重返地面。

怎麼證明這一點呢?清田出場時曾對著所有人說自己是神奈川第一新人,在流川楓爆發後的比賽暫停時間,清田說「流川楓和一般的一年級不一樣,他可是流川楓啊!」在半場結束時,清田則說「雖然我不願承認,可流川就是湘北的皇牌啊。」

以及,清田在培養下慢慢成長,到全國大賽後,即使面對弱旅也做到了半場只進一個球,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如何幫助球隊身上。

海南如此重視的培養物件,能遇到流川楓去磨煉他,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麼會讓阿牧去對位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