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火影中四個天生的壞人,只是為了使壞而使壞

火影忍者塑造了琳瑯滿目不同類型的角色,無疑這些角色都非常成功。毋庸置疑最耀眼的角色總是那些帶有光環的主角,或者帶有犧牲質量的角色。但是大家卻忽略了岸本筆下那些天生就愛使壞的角色,因為這些角色的烘托,才有主角的閃耀呀。

小編首要說的第一位壞人便是水木了,相信很多人對這個名字略顯陌生,因為他出現的太早死的太快。

在火影的最初岸本筆下的鳴人是一個得不到所有人認可沒有親人的可憐娃娃,每每回家面對的便是一所空屋。就這樣的小孩水木還不放過人家,甚至唆使鳴人君去偷取木葉村珍藏的禁術卷軸。

水木這樣做只是為了完成自己對于力量的渴望和貪婪,在他的計劃中只要他從鳴人手里拿走卷軸便會直接將其擊殺,壞的不留余地啊。

而下一位小編要說的便是戰亂時期扭曲的衍生物——金角銀角。

這兩位的實力無疑是異常強悍的,但是這兩個人身體里流淌著的血液完全是獸性的。對于他們來說只有通過殺人才能證明爭斗的意義,所以在當時云隱和木葉聯盟千鈞一發之際他們不惜發動政變來滿足自己邪惡的欲望。

擁有這樣可怕的想法也就算了,他們的厲害之處還在于他們的力量太強大了,可以說凌駕于五影之上,不然當時他們也不會在殺害二代雷影及火影的時候如此輕松快活。

再來便是飛段了,殺人對于飛段來說是一種向惡魔表示臣服的手段。飛段可以說是一個神經質的造事者,明明好好地生活在令人艷羨和平的湯隱村,卻非要讓他們重回戰爭年代體驗顛沛流離的「快感」,

而飛段在殺人的時候有一個詭異的舉動便是要做一個虔誠的儀式,并且在儀式的陣術需要采用別人的血液來完成,而他對于這種繁瑣的行為樂此不疲陷入一種忘我境界。

最后一個小編要說的便是志村團藏了,相信很多人不贊同小編把他列入天生的壞人這一行列。說實話團藏對于木葉村的愛護近乎扭曲式的,而這種方式恕我不敢恭維。

團藏作為可以在木葉村翻云覆雨的高層人士,卻不敢僅僅在這個位置上盤旋,他的目標就是火影!

對于團藏來講當上火影是他的終極目標,所以為了這個目的他可以讓任何人為他做出犧牲。比如最初岸本伏筆下宇智波一族的覆滅,比如為了奪取火影位置不惜讓木葉與佩恩陷入苦戰。

在團藏眼里只要能夠奪取火影付出一切都在所不惜,也因為如此他把一切可以利用之人都給用盡了,而兜也是其中一個。作為間諜的兜本就是團藏派遣的,但是在兜成長之后團藏又因為擔心這個看起來內心陰暗的男孩子靠不住又設計將其殺死。

可惜團藏到死了都不知道究竟誰才是真正的內心陰暗喲,可以說團藏是一個可悲可恨之人。

小結:人生處處有歡愉,何必執念

說實在的以上這些人物的宿命終是覆滅,在灑滿陽光雨露的忍者世界里怎麼會容許這樣的人存在呢?而他們始終緊緊把握著的是自己手中的執念罷了,試想一下這些執念真的很重要嗎?

是的,在他們人生里自以為是的這種重要性直到死去的那一刻才獲得釋然,而團藏就是這樣的典型例子。一心執拗于這種注定無法見光的心思里,最終迎來的永遠是無邊的黑暗罷了。

人生到處都是歡愉,只不過正處在黑暗中的妳還未得見罷了,或許只要多踏出一步便可以和那珍貴的陽光雨露擁抱。是啊,這一步也許很難,但是我們總要踏出,總要讓自己的人生暢快地走在陽關大道上。

現在的我們人生或許失意,或者還在泥濘之中打滾,但是只要一心向陽,一切都會走上莊康大道!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