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嫁富豪,她穿30年塑身衣不離身,丈夫遺囑:財產只給一元錢!

温晗晗 2021/11/19 檢舉 我要評論

在上個世紀的香港,有一個舞女為了嫁給富豪,保持細腰,穿了三十年的塑身衣不離身。

這份毅力之下,是她一顆想要飛上枝頭變鳳凰的決心,而對于金錢的渴望,也讓她在最後經受了眾叛親離的命運波折。

她或許如何都沒有想到,自己忍辱負重三十年,雖然最終如願嫁進了豪門,但是短短幾年間經歷了夫妻反目,丈夫離世,母子反目的幾大悲劇,直到臨終之前才和孩子們緩和關係,走完了人生最後一程。

她叫洪金梅,從默默無聞的舞女走到香港影視界無人不知的「祥嫂」,這一路走來她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

金屋藏嬌三十年

1962年,香港夜總會圈子裡來了一個紅得發紫的舞女,即使那一年她才17歲,但是姣好的面容和19寸細腰的身材讓她剛一出現,就成為了公認的頭牌。

她就是洪金梅,出生在香港的貧民窟,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來到了香港的銷金窟。

比起其他的舞女,洪金梅的腦子其實是多了幾分清醒的,她不願意只是做一個富人的玩具。

很多人和她一樣,投身歡場以謀生存,但是都不過是被富豪玩弄,年輕時候在夜總會被占佔便宜,運氣好的委身老闆做兩年情人,年老色衰之後就被棄之如敝屣。

洪金梅不想要短期回報,她想要一張「長期飯票」。

在她的舞女生涯當中,其實並不是沒有受到過大佬的青睞,最出名就是 「四哥」謝賢,但是她很清楚,謝賢是屬于花花公子類型,和自己不可能長久,事實上也是如此,即使是現在謝賢身邊依然是鶯鶯燕燕不斷,哪會有洪金梅的位置。

她的美貌和名聲甚至吸引了當時的電影大佬—— 邵逸夫,邀請她入行拍戲,但是她覺得拍戲未必能紅,也拒絕了這個機會,專心釣自己的「金龜婿」。

經過精心的挑選,她選擇了當時大名鼎鼎的 「新馬師曾」鄧永祥

鄧永祥可謂是香港戲劇界和影視界的傳奇人物,8歲開始師從何壽年學習粵劇,一年後以「太平統一」名義到汕頭演戲,技驚四座被譽為「神童」。

當時他擅模仿粵劇大師 馬師曾,于是他師傅給他改了「新馬師曾」這個藝名,這個名字也伴隨了他一生。

之後在香港太平戲院表演,場場爆滿,戲院也因此轉虧為盈,到10歲時已經可以在利舞臺演出,成為名角。

17歲跟隨薛覺先學藝,之後到上海求學于京劇名伶林樹源、蓋叫天,唱腔自成一格,由此學藝幾近大成,名震香港。

由于粵劇是香港乃至整個東南亞的主流戲曲,所以後來香港電影很多內容都受到粵劇的影響很深,作為粵劇界的泰山北斗,自然缺不了鄧永祥的元素。

《東成西就》當中的粵劇裝扮就是來自新馬師曾的粵劇扮相,周星馳在《唐伯虎點秋香》中也用了新馬師曾的粵曲小調《三笑因緣.虎丘山上逢美》。

作為邵逸夫的好朋友,在TVB的晚會當中都是壓軸出場,劉德華、張學友只有在一邊給他作配。

這樣的聲名,家底自然豐厚,物業房產不說,在西貢有一塊4萬英尺土地,筲箕灣開設楚留香酒樓,及擁有永祥唱片公司,投資修建了灣仔摩理臣山道78號的 永祥大廈,最厲害的是他還持有澳門博彩的一定股權。

作為一代豪門,他的感情經歷雖然不算複雜,但是也不簡單,他曾先後娶過四位妻子, 首任妻子梅麗芳,因性格不合離異; 第2任妻子梁添添,29歲因肺病早逝,認識洪金梅的時候,他已經有了 第3任妻子賽珍珠,而且兩人有三個兒子。

認識洪金梅的時候,鄧永祥已經49歲了,和洪金梅差了29歲,對于鄧永祥來說,什麼情場的手段沒見過,什麼樣的美女沒接觸過,但面對拒絕了謝賢和邵逸夫,眼高于頂的美女的青睞,想必心中還是有不一樣感受的。

相識幾個月之後,兩個人就墜入了愛河,洪金梅如願脫離了夜總會,來到了鄧永祥給她購置的豪宅,而此時其實鄧永祥還沒有離婚。

兩人戀愛了三年,洪金梅被終于走進了鄧永祥的心裡,兩人開始同居,不過鄧永祥也有言在先,「我現在還不能離婚,和你在一起會影響事業。」

其實這一點上鄧永祥和他的好朋友邵逸夫是一樣的,作為行業的領頭人物,豔遇可能是一個風流韻事,但是要是出軌離婚意義就不同了,所以兩人都是只談感情,不談結婚。

于是洪金梅開始了和賽珍珠長達27年的拉鋸戰,把自己的青春歲月全部貢獻給了鄧永祥。

相比于低調的賽珍珠,洪金梅一直以來都以「祥嫂」自居,甚至後期很多人也都把她看作祥嫂,稱呼也是叫她「祥嫂」而不是賽珍珠。

兩人相差了29歲,洪金梅喜歡披著頭髮,長髮飄飄的感覺,一次不經意,鄧永祥歎息兩個人年紀相差太大,自己已經老了,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洪金梅第二天開始就把頭髮盤了起來,把自己打扮得成熟老氣一些,以此來縮小兩人年紀差距。

當然了,這些都只是一些表面上的東西,最重要的是洪金梅自從同居之後,就一直伴隨鄧永祥左右,溫柔細緻,為他打點各項事務。

27年的拉鋸戰,一個人能有幾個27年,最後洪金梅不像邵逸夫的紅顏知己方逸華那樣,等到60多歲,原配黃美珍去世之後才結婚,而是 賽珍珠終于無法忍受這樣畸形的家庭關係,離婚之後帶著孩子遠走海外,把正室的名分留給了洪金梅。

1992年,洪金梅已經47歲了,她終于等來了她夢寐以求的婚禮,和鄧永祥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每一個女孩子都會期待自己的婚禮,誰不希望能和自己的白馬王子一起擁有一個盛大的婚禮呢。

洪金梅等到了,這場婚禮名為「金馬紅梅慶同心」,陣容異常豪華,邵逸夫坐主賓,曾志偉做司儀,劉德華、張衛健、吳君如做表演嘉賓,在座的都是當時香港演藝圈有頭有臉的人物。

時年已經76歲的鄧永祥像年輕人一樣,依然是單膝下跪,對著洪金梅說著求婚的甜言蜜語,「金梅‘打令’,我的心肝!我的寶貝!你真雍容,你真玲瓏,你真是我生命的彩虹……」,或許這一刻,洪金梅終于感覺27年的付出是值得的吧。

豪門恩怨似海深

嫁入鄧家的洪金梅似乎已經成為了人生贏家,嫁入了豪門,前妻帶著孩子全部遠赴海外,不再回來,而自己的孩子也都長大成人,她只需要安心地做闊太太就好。

但對于洪金梅自己來說,她覺得她的萬里長征才剛剛開始,嫁入豪門是擁有財產的開始,但最終要拿下財產才是最終目的。

由于自己本身就是外室上位,洪金梅對鄧永祥的掌控欲極強,她曾經公開說過這樣一段話: 「我不願讓第二個女人服侍祥哥,有第五任祥嫂,所以我一定霸住這個位置。」

如果僅僅是這樣,已經古稀之年的鄧永祥也就聽之任之了,不會和她產生什麼矛盾, 但洪金梅還做了一件不僅是讓鄧永祥,而且讓她的孩子都無法忍受的事情——轉移財產。

兩人結婚後不久,鄧永祥的身體就出現了問題,一直在家養病,名下的產業也都是和以前一樣交給洪金梅打理,而洪金梅就借此機會把他名下的很多物業什麼的變賣套現,匯出國外。

前幾年由于對她的信任鄧永祥還沒有注意這些問題,加上身體每況愈下,也不太關心生意的事,但薑畢竟是老的辣,能瞞住一時,瞞不住一世。

1996年鄧永祥發現了她的行為,兩人的矛盾直接爆發,鄧永祥可能從來沒想到過,自己一直寵愛的,對自己一直是細心體貼的洪金梅,竟然能做出這種事。

事情一經揭發,洪金梅的孩子們也和她產生了巨大的矛盾。

鄧永祥本來就身體不好,這麼一刺激,直接住進了醫院,這讓母子的爭鬥愈演愈烈,鄧兆榮和鄧小艾直接向媒體爆料,自己的妻子/母親變賣物業,還試圖將資金調轉至國外。

而鄧永祥也把自己最值錢的物業「永祥大廈」給到了四個子女名下,遺囑中只留給洪金梅一元錢。

這樣一來雙方徹底撕破了臉,洪金梅從鄧宅搬出,還慫恿自己的弟弟在各種小報和電視節目上與自己的孩子們打嘴仗,一時間鄧家被攪合的烏煙瘴氣。

不過很快這一切都和鄧永祥無關了,1997年4月,一代粵劇大師逝世,留下了他的妻兒子女還在人間為了金錢爭吵。

在鄧永祥生命的最後階段,或許最想見的還是洪金梅,這個陪伴了他大半生的女人,但是很可惜,當時洪金梅正忙于爭奪財產,甚至沒能送鄧永祥最後一程。

在葬禮當天,就發生了一出鬧劇, 洪金蓮竟然是從媒體上知道自己丈夫的死訊,自己的孩子們也不通知她去葬禮,甚至公開聲明,在父親住院期間,她沒有出錢也沒有出力,甚至沒來探望,要和她斷絕母子關係,不准她穿孝服,不許她去祭拜。

這讓洪金梅徹底憤怒了,她直接另設靈堂,還要去搶屍體,甚至給媒體說, 大兒子鄧兆尊要她給4000萬支票才同意參加葬禮。

在多方的說和下,鄧永祥老先生才得以平穩下葬,但是雙方的矛盾卻一點沒有得到緩解。

為了奪得永祥大廈,洪金梅帶著自己八弟,和兒子女兒們在大廈裡上演全武行,又打架,又砸東西,一度需要警方來到現場控制場面。

其實洪金梅也知道,打打殺殺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最終肯定是要訴諸法庭的, 從1997年一直打到2006年,母子戰爭整整持續了10年。

十年間雙方圍繞各處遺產,反反復複打了數十次官司,雙方在法庭外也是不停地互相攻擊,洪金梅甚至有一次帶了四條狗去到鄧永祥墓前,說帶著兒女來看他了。

最終在2006年,洪金梅官司全部落敗之後,雙方終于消停下來了,甚至孩子們還一起出現在了洪金梅六十大壽的宴會上,對外宣佈母子和解,還是一家人。

但是在之後的十幾年裡,雙方其實都沒有過多的交流,洪金梅在2013年又出來指責孩子們強迫自己簽署遺產繼承協議,雙方又打了一波嘴仗,不過那個時候洪金梅已經年事已高,也無力再和孩子們做過多的爭執了。

2019年,洪金梅突然被診斷出肺癌,在生命最後的時刻,母親和子女終于和解了,四個子女伴隨她度過了人生的最後時光,享受到了天倫之樂。

在她去世之後,把自己留下的15億資產還是全部分給了自己的孩子們。

很多人都說,她是為了錢才接近鄧永祥,鄧永祥去世之後一定會另覓新歡,實際上鄧永祥去世之後到她去世的22年裡,在各種醜聞滿天飛的情況下,她依然是沒有任何男女關係緋聞傳出。

洪金梅一直住在鄧永祥送她的永祥苑,家裡一直放著鄧永祥用過的煙槍,牆上掛著2米的巨幅結婚照,有客人來家裡,她一定是要讓客人好好看看結婚照的,在她死後她也要求就要把自己葬在永祥苑裡。

她這一生都是為了鄧永祥而活,對于財產的熱衷似乎只是為了表明自己奉獻是有收穫的,當年在拿到了永祥大廈的部分股權之後,她立馬捐給了慈善基金, 其實就是想告訴大家她不是為了錢,只是為了爭口氣。

至于和兒女們的矛盾,其實不僅僅是為了錢,母子之間的感情上的裂痕也很大,她曾經在公開場合說過, 年輕的時候為了把精力放到鄧永祥身上,她決定捨棄掉孩子們,為了壓得住子女,在家裡面簡單粗暴地搞一言堂,成為了孩子們心中的「暴君」。

或許就是這樣,母子關係從小就不親密,長大之後更是容易產生隔閡,而且因為他們兩都不用心照顧子女,孩子們除了老大還在TVB當一下配角之外,其他四個孩子基本是坐吃山空,後繼無人,不得不說是一出豪門悲劇。

如今無論是「祥哥」還是「祥嫂」都已經逝去,「祥嫂」在生命最後關頭才發現了親情的可貴,浪費了半生光陰,希望大家能從他們的故事中引以為戒,少看重金錢,多珍惜眼前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